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情色小说-【彼端的星光】(03修-04)【作者:ivvloli】

情色小说-【彼端的星光】(03修-04)【作者:ivvloli】
字数:665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第三节

  【时间…大概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吧。】【有点尿意。】手脚已经麻了很长一段时间了,很不舒服。

  警察还没来。

  …

  【两小时了。】【有点饿。】莫小白说的警察和记者根本就没来,也不知道是该担心还是该松口气。

  酥麻和不舒适感渐去。

  我发现可以靠着扭腰挪屁股进行些许位移。

  【莫小白什么时候会回来解开我?】…

  【三个小时了吧。】【想撒尿。】扭腰挪屁股把自己移到了墙边,然并卵,身上的束缚一点也没有松动。头部因为脖子上的限制,蹭不到墙,头上套的连裤袜没办法蹭下来。

  【莫小白莫小白莫小白】

  …

  【四个小时。】「莫小白!我想撒尿!」我大喊,但是没人回应。

  【怎么办,她还会回来解开我吗?好饿啊】「啊啊啊啊!!」我一边大叫一边疯狂地用力抽手臂踢腿,可是莫小白对我进行的束缚是如此严密,一直到我耗尽身体的最后一份力气,也无法撼动分毫。

  …

  【五小时。】【会回来,不会回来,会回来,不会回来…】

  【憋不住了】

  于是,温热的尿液浸透内裤,浸透两层连体丝袜,流了一地。很羞耻,羞耻得让我想一头撞昏过去什么也不再去想,可是因为被莫小白用丝袜如此严密的捆绑束缚,我早早就只剩下了一个选择,那就是尿裤子,然后生生咽下由此带来的巨大羞耻感。

  …

  【六小时了吧。】废了很大功夫从那滩尿上移开,头上的两层厚连裤袜隔绝了大部分尿的味道。

  【我的手脚快废了吧】已经感觉不到手和脚了。

  【想哭】

  「莫小白姐姐,放过我吧,你要我做什么都行!」

  没有回应。

  【有些想睡觉。】可是根本睡不着。

  【好饿啊。】…

  【七个小时。】【莫小白会不会离开就出了什么事,没空来管我,或者忙起来忘了我这茬,会不会她本来就是精神病,出来玩了这么一出,然后就被抓回去了,也有可能出门就被车撞了…】我怀着莫大的恶意胡思乱想着。

  【又饿又困又难受。】「啊,尿了。」莫小白的声音毫无征兆在我耳边响起,我甚至怀疑她一直就待在旁边看着我。

  听到莫小白清脆好听的声音,我终于忍不住呜咽起来,眼泪挤出来便被头上的连裤袜吸干了,顾不上男性的尊严,就那么呜咽着,这七个小时,真的是我从出生以来最难熬的七个小时了。

  莫小白的声音,就像彼端的星光,在无边黑暗的煎熬中投射而来,让我心底潜伏的情绪奔涌而出,迷茫、委屈、愤怒、恐惧,化作无法抑制住的呜咽,传递给眼前的女孩。

  「好啦,乖乖,不哭了」莫小白拍打着我的头,然后抚摸着我的背,「姐姐带你洗澡澡、吃饭饭、睡觉觉,好不好?」

  我轻「嗯」一声,混在呜咽中,也不知道她听出了没。

  莫小白先解开了我肩脖处的丝袜,然后我感觉她在我腰上套了一个金属环,刚好贴合我的腰围,然后我听见「喀嗒」一声上锁的声音,接着,她用剪刀剪开了我左手和左腿的束缚,把我的左手扯到我身后,伸到一个小金属环里,收紧,上锁,现在的我无论心里还是肉体都不剩一点力量,只能任由她摆布。莫小白不时开口嬉笑:「嗯嗯,真乖,是姐姐的乖狗狗。」束手的金属环和腰上的金属环是呈一定角度焊接在一起的,手的姿势一点也不难受。左手之后是右手,同样被拉到身后收紧锁住。

  「好啦,试试能不能站起来。」

  我颤抖着站起来,花了好半天,才稳住身子。现在的我头上依然套着两层厚厚的连裤袜,连裤袜的袜腿胡乱缠在我的头上,身上穿的是两层连体丝袜和一条内裤,下体部分已经快干了,但仍然能看出一些痕迹,除了腰上和手腕上的金属环,我的身上已经不再有其他束缚。

  「乖乖站着别动哦,剪到肉了我可不管~ 」莫小白一边说着,一边开始剪掉我身上的连体丝袜,我一动也不敢动,任她施为,直到她把我的内裤也剪掉,露出了我的下体。我夹紧双腿扭动身体,但是因为看不到,也不知道怎么躲开她的视线,感觉脸有些发烫。

  「嘻嘻,还不好意思呢,跟姐姐去洗澡澡~ 」莫小白说着,给我的脖子上套了一个项圈,拉着我向前走去。

  「来,你前面是浴缸,跨进去坐好。」

  我听话进去坐好,然后莫小白打开淋浴开始给我洗澡,她一手拿着莲蓬头,一手在我身上摸来摸去,有些痒、又很舒服,随着她的小手在我身上滑动,小弟弟慢慢立了起来,我有些羞涩,开口道:「莫小白,你松开我让我自己来吧,我不会逃的。」

  「不许叫我名字,叫我姐姐或者小白姐姐」她用异常温柔的声音说着:「姐姐帮你洗,你乖乖坐着就好。」

  突然觉得有什么触动了内心,但又表达不出。

  正在我用心感受莫小白的这份温柔的时候,她突然搓了搓我挺立的小弟弟,然后耳边传来她银铃般的笑声:「小骚狗」。

  温柔尽去,妖媚突显。

  「洗好了,我的小骚狗,起来吧」

  洗完澡后,莫小白牵着我去吃饭,她一口一口把我喂了个饱,期间一会儿温柔一会儿调皮,折腾了很久才吃完。

  现在我被莫小白推倒在一个很软的床上,面朝下,头上依然是两层连裤袜,腰上是金属环,双手在背后,和腰间的金属环铐在一起,除此之外寸缕不着。
  莫小白给我盖了被子,坐在旁边摸着我的头发,一边哼着一首我没听过的歌。身心俱疲的我,很快进入了梦乡。

                第四节

  这一觉我睡得很香,迷糊间感觉莫小白在折腾我,可转瞬又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早上我渐渐醒来,醒来第一个感觉是晨勃了,小弟弟坚挺地斜指天花板;第二个感觉是头上的连裤袜终于去掉,呼吸通畅的感觉真好,只是眼睛依然被蒙着,感觉得出,是一条连裤袜绑在眼睛上;第三个感觉,随着身体苏醒皮肤触觉逐渐敏感,我感觉到我的双脚脚腕被紧紧绑在一起,双腿腿弯也就是膝盖上下,也被紧紧绑在了一起,身体依然赤裸,腰间和手腕的金属环都消失不见,两只手被绑在身体两侧紧紧贴着身体,手腕处有加固的捆绑,手肘处也有加固捆绑,捆绑材料和昨天感觉一样,也是丝袜。

  「你醒啦」莫小白的声音。

  「嗯。」虽然逃出去的心依然坚挺,但我深埋心中,从昨天被莫小白温柔对待后,我的对她的敌意也不再强烈。

  「先喝口水吧,来张嘴。」

  我听话张嘴,然后听见莫小白喝水的声音,接着就感觉湿软的唇印在我的嘴上,温热的水从对方嘴里渡过来。【喂,这是我的初吻啊大姐,我连你长什么样都还不知道你就把我的初吻夺了!】「少喝点,小心待会儿尿床,嘻嘻」莫小白的声音依然轻盈。

  「莫…姐姐,放了我吧,你现在放了我,我不会报警的」趁着这个变相亲嘴和渐渐有些轻松的气氛,我进行了一次尝试。

  「哼哼,做梦」莫小白点了一下我的鼻子,接着道:「游戏才刚刚开始呢~ 」一阵安静后,莫小白在我耳边轻声道:「小狗狗,你永远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,乖乖听话吧,安心感受我给你的一切吧。」

  【这是…什么意思?】「好了,先给你加固一下吧,免得你乱动。」

  莫小白说完,就坐到了我的大腿上,她的背离我挺立的小小宇很近,但没有一丝接触,接着我感觉她把我的双脚的大拇指紧紧绑到了一起,然后是脚板,脚腕,小腿,膝盖,大腿,一双又一双丝袜捆到了我的双腿上,双腿间也有丝袜穿插、收紧、加固。大约20分钟后,我的双腿从脚趾到大腿根都已经捆满丝袜,没有一丝皮肤露在空气中。「下半身完工啦~ ,试试动一动~ 」

  我试着动了动,连弯腿都难,于是老实答道:「动不了。」

  「嗯嗯,乖~ 」莫小白的声音听起来挺开心,「现在来绑上半身,丝袜从你身下穿过的时候要乖乖配合姐姐哦。」

 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,莫小白把我的上半身像下半身一样用丝袜捆了起来,我的双手紧紧贴在身体两侧,丝袜的捆绑无比柔韧,收缩感很强,我的每一根手指都被丝分别袜缠绕捆绑,然后收束到一起,手和身体间都有丝袜穿插、收紧和加固,关节处的捆绑我因为看不见不知道具体情况,但能感觉到一种来自四面八方的收束感。至此我的上半身从髋骨下面一直到脖子都捆满了丝袜,脖子处的丝袜可能莫小白怕勒到我,没有收太紧,我试着动了动,连手指都没法动。

  于是没等莫小白问,我就用可怜的语气半带讨好半开玩笑地说道:「动不了。」
  「哈哈,真乖」果然,莫小白语气欣喜,道:「我知道你看不见,我来告诉你你现在是什么样,你脖子以下,都被姐姐我用丝袜捆绑起来啦,都是新丝袜,15D到20D的薄丝袜,全是肉色的,只有小小宇和小小宇的蛋蛋还露在外面,嘻嘻,对了,还有眼睛上呢,蒙着姐姐昨天穿过的黑色厚连裤袜,不能动,也看不见~ 」

  「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迷茫,不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。」

  【原来你知道啊,我从昨天到现在一直是懵的啊!】莫小白的声调突转调皮,道:「但是呢,我就是不告诉你,来咬我呀~ 」

  【我怎么咬,怎么咬!被你绑成这样了都。】「姐…姐姐,你不会像昨天一样把我丢下几个小时不管吧。」我问出了我最关心的问题。

  莫小白的答案在意料之中:「你猜~ 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放心啦,今天没有放置play哦~ 」莫小白顿了顿,我的心放下来一点点,但是她接下来的话,让我的心又提了起来:「今天的游戏是气味play~ 」
  【那是什么啊喂,听起来比放置play还变态啊!】莫小白的语气变得很妖媚:「今天的目标,是让你熟悉姐姐的各种味道,乖乖配合姐姐哦,不乖可是要受到惩罚的。」

  「到底是什么意思啊?」我有些焦虑。

  「别着急嘛,慢慢来,我们有一整天的时间,来,先张开嘴」最后几个字,莫小白用魅惑的声音慢慢念出,仿佛有魔力一般,我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。
  「嗯,真乖」依然魅惑。

  我感觉一团织物塞进了我的嘴里,【这是丝袜啊】,回过神的我舌头一用力,就把织物顶了出来,就算是新丝袜,感觉也怪怪的。

  「这就不乖了!」莫小白娇嗔道:「张嘴!」

  【我不】我使劲闭着嘴,这是我尊严的最后一道关口,当然得好好守住。
  「不张嘴是不是?」莫小白恢复魅惑的声音,「姐姐有的是办法让你张嘴的哦~ 再问问你,张不张嘴?」

  【不张】心里有些忐忑。

  莫小白离开了一会儿,回来道:「先告诉你哦,刚才塞嘴是用的新的15D连裤丝袜,现在塞嘴呢,用的是一条以前穿过一个星期,然后密封起来的30D的连裤袜,后悔已经来不及了。」

  【那我更不会张嘴了,开玩笑,穿过的连裤袜,想想都恶心啊。】我感觉莫小白往我的大腿内侧塞进了一根手指大小的棒状物,接着又往我的大腿根部内侧塞进了同样的东西,一头还顶着我的蛋蛋小面,然后莫小白往我的腋下,乳头上,都塞进了同样的棒状物,由于有丝袜紧密的捆绑,这些棒状物有的被我紧紧夹住,有的被丝袜稳稳固定在我的身上。

  随着莫小白一声「action」,这些棒棒都开始轻微地震动起来。这下可要了命了,这些棒棒都被放在我比较敏感的部位,而我又无法动弹,只能任由这酥麻的感觉游遍全身,我的嘴里甚至不知觉发出了轻轻的呻吟。

  「嗯…莫…莫小白…好…好痒啊」我想说点什么,可是说出口才发现是这么羞耻的声音和句子。

  「张嘴~ 」耳边传来莫小白平静而魅惑的声音。

  虽然此刻全身酥痒难当,但我并不想妥协,我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,才保持嘴不张开。其实这个时候,莫小白只要用力捏住我的两颊就能把我的嘴捏开了。这些棒棒在我的身上各处敏感部位震动的时候,那种感觉其实是不难受的,只是全身酥痒,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在全身上下荡来荡去,让人暂时失去思考能力。
  「不说话啊,那这样呢?」说完,我感觉一根冰凉的手指触到了小小宇的头上,然后这根手指开始慢慢在小小宇头的边缘画起圈圈。

  毫无意识的,我轻轻发出了「啊……」的呻吟声,莫小白并没有趁机把连裤袜塞进去,而是一边画着圈圈,一边缓缓道:「张嘴~ 」

  「可…可不可以…换…换成…刚才…刚才的新丝袜。」无论是刚才呻吟还是现在说话,我的嘴其实已经张开,但我怀疑莫小白就是想这样玩弄我。

  「不行哦,记住了,和姐姐玩的时候,可没有后悔药吃,你的每一次拒绝都收到相应的惩罚,记住哦~ 」莫小白语调魅惑依然,「嘴张到最大。」一边说着,画圈圈的手指没有停下。

  我的大脑已一片空白,依言把嘴巴张大。

  莫小白停下了画圈圈,轻笑一声,开始慢慢把连裤袜塞进我的嘴里,先是把两条袜腿塞到嘴的两边直到腮帮子鼓起来,然后才是一点一点把连裤袜全部塞进我的嘴里,最后,一条胶布贴到了我的嘴上,把嘴巴彻底封死。

  贴完胶布,莫小白用手指轻轻摩挲,轻声道:「这才乖嘛,其实仔细想想,这条连裤袜是姐姐平时穿在腿上,上面仅仅是有一点姐姐的汗水,感觉并不是那么令人难以接受的,对不对?」

  【我根本没看到过你的美腿啊大姐!而且脚尖呢,脚底呢!完全无法接受好不好!】连裤袜塞进嘴里,瞬间吸干了我嘴里的唾液,再加上全身敏感部位的震动还没停止,我的口腔开始大量分泌唾液,本能驱使着我作出下咽的动作,可是所有唾液一分泌出来就被连裤袜吸收,什么也咽不下去,感觉难受至极,再加上心理上的抗拒,我有些想呕吐。

  莫小白关掉了震动棒棒,调皮道:「无法接受也无所谓,接下来就是姐姐的气味游戏了,你会很快忘掉现在的不愉快的,准备好了吗?」

  【我还有什么好准备的,被你绑得动不了,嘴也塞住说不了话,眼睛也蒙住看不到,我还能准备什么。】莫小白上了床,在我的头上方跪坐下来,用大腿夹住了我的头。我感受到莫小白柔嫩的双腿紧贴着我的双耳和两腮,之间仅隔着一层薄薄的丝袜。

  然后我听见莫小白妖媚的声音:「姐姐喜欢穿丝袜,但是从不洗丝袜,每次穿完丝袜,就密封起来保存,」她一边说着,我听见开密封袋的声音。

  「这是一双7D黑色的连裤丝袜。」她一边说一边拎着丝袜在我脸上划来划去,「来,闻闻吧。」

  话音刚落,我就感觉到她把丝袜团成一团捂在了我的鼻子上,她刚开始介绍丝袜的时候我就有所警惕,明白了她说的气味游戏是什么,所以,当她把丝袜捂到我的鼻子上上,我迅速扭开了头,头的两边是莫小白的大腿,我一扭头,整个脸就贴在了她的大腿上。

  莫小白并没有生气,只是笑着说了声「调皮」,然后,她把我的头板正,大腿用力夹住我的头,接着,她用一只手从下巴下面环抱住我的头,另一只手捏住了我的鼻子。因为嘴被封住我只能用鼻子呼吸,现在鼻子被她捏住,我就完全丧失了呼吸能力,而且我的头被她紧紧箍住,根本没法摆脱捏住鼻子的小手。时间一秒秒过去,我已经放弃抵抗了,可是我突然发现我根本无法传递求饶的信息。
  【我知错了!我快憋死了,快放手啊!】今天的捆绑比昨天更严密,更牢固,我徒劳地扭动着身体,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唔唔的声音。

  「忘了姐姐告诉你的?你的每一次拒绝,都会收到相应的惩罚。」说完这句话,莫小白才松开我的鼻子和头,只是用大腿夹在头的两边。

  嘴被封着,我只能用鼻子不停深呼吸,以求快点缓过来。这时,莫小白把团成一团的丝袜轻轻捂到了我的鼻子上,我本能地想扭头,可一想到刚才的遭遇,我停下了动作,只是刚才憋气还远没缓过来,只能用鼻子做一次又一次的深呼吸。莫小白轻轻拍了拍我的头,以示发现了我的小动作并表示欣慰。

  轻微的茉莉花香和脚汗的味道随着我的深呼吸被我吸进肺里,进入我的血液。
  「好好闻闻,姐姐的味道,这是姐姐的味道。」莫小白一直在我耳边轻吟。「并不难闻对不对,丝袜包裹着姐姐的肌肤,吸收姐姐的汗液,脚也好,腿也好,臀部也好,小妹妹也好,都是姐姐的味道,并不难闻对不对~ 小狗狗很喜欢是不是。」

  我什么也做不了,不能动也不能说话,只能一口一口呼吸着莫小白丝袜上的味道,一句一句听着莫小白魅惑的声音在耳边低吟。

  大约过了五分钟,莫小白拿开了丝袜,我也渐渐缓了过来。

  「这是一双白色的过膝丝袜,来~ 」说完,莫小白又把一团织物捂到了我的鼻子上。我不敢躲,但是憋着气,也不知道憋气有什么用,只是暂时的逃避罢。
  果然,憋不住后,我深深的吸了几口气,不知道是不是莫小白发现了我憋气,我深吸几口气的时候她特别用力地把丝袜按在我的鼻子上。这双丝袜的脚汗味比上一双浓,也没有香味,但由于有了第一双,第二双对于心理的冲击就小了不少。
  接下来,是一双接一双各种各样的丝袜,每一双丝袜莫小白都会告诉我是什么样的,然后在我鼻子上捂5分钟,而我,只能全盘接受。到了后来,有的丝袜莫小白会把脚底的部分展开贴到我的鼻子上,有的连裤袜她会把中间部分展开贴到我的鼻子上,各种各样的味道从我的鼻腔吸进我的肺,融进我的血液,莫小白梦呓般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响起「你很喜欢对不对,这是姐姐的味道,脚的味道、腿的味道、屁股的味道、小妹妹的味道,这是姐姐的味道,小狗狗很喜欢对不对。」
  嘴里的连裤袜早已被唾液浸润,稍一用力,就能挤出液体,我现在咽下的唾液,都带着咸咸的味道。

  也不知是汗液中荷尔蒙的原因,还是因为莫小白柔嫩的双腿贴着我的头,我的下体一直坚挺着,从头到尾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